1464594_466406496809983_20279519_n  

(這張成烈完全展露出望見獵物時的赤裸眼神~~)

 

 

 

Save me -<闔上雙眼,是否恐懼會消散些?真正的清明、何時牽引我走出黑暗…>-

 

 

「你想從我身上得到甚麼?我很窮的可沒你想要的東西」我微微移開身子增添距離,畢竟我可不跟陌生人有更多聊天的接續

 

被說孤僻不討喜也罷,我生來不是交朋友的,唯有無情地看破這骯髒的世界。

 

「我想要的是你的心。」同為男人需要盡說些歪膩搞笑的深情話嗎?當我純情女孩,就傻愣愣地對你揚露笑顏並害羞地答應你?

 

一切都像在演肥皂劇般無聊,誰能相信你那溫柔模樣是否為裝佯出的假像?

 

十分抱歉,我早在這世上閱覽無數許多形形色色之人、誰不曾配戴過面具生存,還是,連自我都無從尋睨,因而、我無法輕易相信任何人,包括你。

 

「欸,你當我女孩哦,不要脫口道出這種讓人誤會的語句可以嗎?」我抬頭朝那抹微笑還送大大的白眼,這說明我不再對此話題感興趣、換言之,我憶測酒店以恢復原初吵雜熱鬧的氣氛,客人也該識相離開、那現在是否也該繼續工作等至下班時間再折返回家?

 

「你不信嗎?不如你來感受它為你傳達的陣陣心跳,好嗎?」語末你便將緊牽的我的手心帶領至心房處、在輕輕撫上手,感受那有力且帶規律跳動的心臟,我覺得這跟普通心律的速度全無差別

 

「我說你,給我放手在不放、我用腳來攻擊,就不是像現今那般溫柔的游說了!」當我膝蓋微微曲起,你才癟癟嘴的鬆開手掌

 

那神情極似丟失看上的獵物般,無意間洋露的失落,這使我微微失望、終究,你也淪為那群夜貓子、來酒店尋求慰及?

 

呵,我由衷替你感到可悲。

 

我說如果你是紈絝子弟,跟外面那些花心男人一樣來酒店尋找獵物就省省來煩我,我可不是你能招惹起的、金明洙滾!」我不耐地抱拳瞪向你,對於連認識都沒必要的鬧客,我似乎也無話可說甚麼

 

「你雖然我很花心沒錯,但對於同為吧檯夥伴而言,這種生人勿進的冷漠也能減少些阿」我漠然地揚起平時工作的表情朝眼前的男人說道

「是,親愛的夥伴,我們只是在工作時不得已見面的同事關係,反正、我們都是領完薪水走人的普通人,所以就算沒有交集也行、雖然最迫切的狀況是我們得有合作工作的時間,但排除這項無奈的工作需求、其餘都免談。」轉身,踏出腳步走向休息室的大門、待轉開門的把手,我最後悠悠說句

「呵,你要慶幸、這是我對陌生人洽談過最久的Lucky person,但也是最後一次對你說話、我的夥伴。」輕哼一聲,我慢悠悠地返回吧檯繼續方才停擱的工作

相信你,不會再干涉我的。

 

而佇立於原地的李成烈傻愣了一會後才驀然被不知何時走進室內的好友給喚醒,而回神後的他彷彿在回味方才的對話,他輕聲笑了笑

 

 

金明洙,我確實花心、但鮮少對人動心過,你、就是我的新目標,逃也逃不掉的。

 

 

 

 

Prey-<不屑於你眼神傳達出的赤裸慾望,莫要妄想我會將目光停留於你。>-

 

 

 

自那天起,每當上班時間、金明洙便自動走到吧檯最角落的地方無聊地把玩自身的制服勳章,直到經理出來巡視一圈後才走往吧檯幫忙李成烈擦拭紅酒杯,待經理滿意地朝金明洙點點頭後才緩緩離開吧檯的工作範圍,而當明洙算好經理不會再回巡後便放下手中的紅酒杯、之後又默默折返回角落獨自低頭拉鬆那戴得有些悶的領帶

 

 

 

這一切,李成烈都看在眼底。

 

 

 

他著實感到驚訝,金明洙的確在酒店沒任何朋友、交際手腕也不圓滑,時常總孤僻地蹲在角落發呆、而那深邃的眼神卻彷彿毫無活力般死寂,仿若交織絕望與不安、似再隱忍自身的所有事,這讓同在酒店工作的同事好奇、連同愛光臨酒店的客人也對此感到新奇,也因而金明洙在酒店有個新的封號

 

 

 

【冷面Kim

 

 

 

這讓大家捉摸不定的金明洙,是李成烈跟朋友打賭的新獵物。

 

 

 

「我會讓金明洙喜歡上我,試試看吧!」

 

 

 

也因此,我開始默默觀察金明洙,但赫然發現、那讓我逐對他有好感的,是自己按耐不住的好奇心唆使、也是、不具名的好感。

 

 

 

-或許當時的感興趣,促使自己想更了解他、亦也是心動的前奏。-

 

 

 

終於熬到下班時間,金明洙二話不說便從吧檯角落起身走回員工休息室,將工作服一一脫下便穿上自身最喜愛的全黑休閒服、就這樣收拾好衣物並背起背包走離酒店。

 

 

 

一路上金明洙被肚子咕嚕聲響的好生無奈,只好輕拍下肚便走往便利商店買個微波咖哩吃、也好打發飢餓的自己

 

 

 

「唉有多久沒好好吃上一餐了」嘆了口氣,明洙拾起店員微波好的咖哩飯並走向店內臨近門口的位置坐下

 

 

 

輕嚐口香嫩可口的雞肉,明洙差點為此湧出淚珠

 

 

 

是阿,有多久沒能好好吃上頓飯,自雙親離世後、不該說是雙親還存活於世上時,我總沒能在一天吃上完整的三頓飯,依稀記得的、是連著兩天都倚靠白開水來補充體內水分,這樣還不至於餓死。而如今,即便雙親故去,我依舊、連頓飯都無法好好吞嚥完。

 

 

 

金明洙的人生經歷遠比同年孩子豐富多、辛苦多、磨難多,這是金明洙從不向外人訴說的真相,他阿、深知單單吧檯人員是無法養活自己,於是、無論得在凌晨時分起床送報、送牛奶,亦或着主動前去曾經援助過家人許多糧食的食堂老闆娘店裡當工讀生等,也因此每當金明洙開始工作後便會忘卻吃飯時間、常常沒吃三餐只喝水但,

 

 

 

只要能養活自己,再苦也無妨。

 

 

 

「呵能吃頓飯就該滿足了」我細嚼咖哩飯的白飯與香味,這樣就足矣滿足所有

 

 

 

…”什麼?手機突如的鈴響使得金明洙從口袋抽出手機、滑開屏面

 

 

 

【明洙先生,你的房租隔天就到期了,不能再拖延時間請連同你家人留下的所有遺物都一併帶走。 --房東阿姨】

 

 

 

直到手機螢幕暗去,我才將手機收回口袋、輕聲苦笑後便繼續品嘗咖哩飯……

 

 

 

但再次細嚼後,會發現、咖哩存有的咖哩粉似嗆辣了發越苦澀的味覺,原來的香味似是嘴裡發酵

 

 

 

心也連同跟著苦澀起,泛起臉龐滑落的溫熱淚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Back太帥不解釋TUT((我在評估自己能否在今天寫出一篇<Be Back>的文XDDD

((fighting阿~~~^^

857f3a9ctw1ei5rsh317pj20zk1eqtrj  

(文中的明洙阿TuT)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呆子一人 的頭像
呆子一人

呆子的發洩感情地

呆子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