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7s13

 

10014565_270562696445639_1851894865_n  

 

這篇希望大家會喜歡

 

祝福大家一起幸福^^

 

 

___

 

 

 

 

 

 

 

 

 

 

睜開雙眼,再一次望入眼底的依舊是醫院明亮的燈光

 

只是這次,很想哭,很想大聲咆哮

 

我想大聲的質問你

 

 

 

你人在哪兒?

 

你知道我正躺在這等帶你回來嗎?

 

為什麼,因為我的關係而消失無蹤

 

 

我的性命沒如此珍貴

 

我的血液沒那般乾淨

 

我的人生沒那樣美好

 

 

 

 

如果真的,要因為救我而犧牲自己

 

我寧願你這輩子沒遇見我

 

 

 

 

待我將氧氣罩取下後

 

 

是否能讓氧氣罩轉變成這生我想擺脫的任何一切?

 

 

可以擺脫責任,惡夢,迷失的自我

 

 

這樣會讓自己快樂些,自由些嗎?

 

 

 

不敢妄想,只想放膽去嘗試

 

於是,我聽見我,對自己,對你

 

說聲

 

 

保重。

 

 

,怎麼能提早對我說再見呢?

 

 

為什麼我有種無法擺脫的窒息感

 

為什麼我有股發自內心的顫慄心酸感

 

為什麼

 

有種感覺,你離我漸行漸遠

 

 

我不想失去你,失去所謂的友情,以及深藏在心的愛意。

 

 

 

你能回來嗎?

 

這一次,我想讓你親自為我摘下氧氣罩

 

這一次,如果無法實現

 

我會將氧氣罩摘下

 

然後,再另一個平行世界

 

找尋你,然後對你說聲

 

 

「我愛你,我最愛的好朋友,你們的婚禮我去不成,但切記一定要幸福喔。」朝你來個大大的擁抱

 

最後,轉身

 

再見。

 

 

 

而這心願能成真嗎?

 

 

其實我也沒把握。

 

 

我只是,好想金明洙

 

這樣,謹此而已。

 

 

--

 

 

 

刺眼的白光正催促我睜開依舊疲倦的眼,待我艱難的睜開雙眼望去的只有一張清秀好看的男人

 

而他也正端倪我

 

 

 

「你是誰?

 

待我將記憶停留至最初,憶起的只有,你是誰?

 

 

莫要說我是李成烈,應該說我仿若隨放游民族遣逃自這陌生卻有些熟悉的都市

 

「我叫李成烈,但我是誰?」我眼神直直的打量著你

 

『你是精神院裡調來這家醫院的病人,因為你之前自殺次數太過頻繁,得轉到醫院調養傷口』是嗎?原來連我自己都放棄自己

 

「既然我想死,你們就不能幫我實現這抹心事嗎?」回憶緩緩湧入腦海裡,我困惑的觀望著你,為何要救我

 

 

『因為我是醫生,我是你的主治醫生,金明洙。』哦,那又怎樣

 

 

「我會讓你知道你是錯誤的。」毫無疑惑,我依然不想活著

 

 

『我也會讓你知道活着很美好的。』你笑著觀看躺在病床的我,你的眼裡帶笑,而我聽見自己在觀看你眼裡那抹亮彩的笑容時脫口道

 

 

「這樣會讓我期待的。」這次,我沒打算繼續跟他聊天

 

閉眼,讓自己再陷入一陣熟悉的一染黑暗

 

 

滿色黑,滿塞絕望以及想不開的思緒

 

再一次得靠近我,侵襲我,佔據我腦海的畫面

 

 

讓它,傳輸我意志喜愛的,厭惡的黑暗

 

 

其實我活著,只是尋求不到純潔的白去為我黯然的黑暗重新灌滿白

 

就只是象徵著和平純潔的白

 

 

誰能引領我踏出黑,走像白淨的世界?

 

一切都只能是未知數

 

『先幫你打麻醉,等會會幫你做全身檢查。』語末你輕輕的為我蓋好棉被

 

我只想問,這一切都是何必呢?

 

這樣想的自己同時也緩緩闔上疲憊的雙眼

 

陷入沉睡。

 

 

 

__

 

 

再次醒來,我依舊躺在病床,只是身旁多陪增了金明洙

 

「嘿,我想回家。」其實也沒要回家的打算,只是想離開醫院,謹此而已

 

『你不能回家你身體無法負荷到那時。』所以那又如何?

 

 

「你這樣說只會更我更想奔馳回家。」我本就沒活著的打算

 

 

『那好你讓我住你家。』停頓幾秒,你接續專注的盯著我

 

「你會厭惡的」正好,我最怕的也正是他人來我家

 

這樣又是個不為人知的小祕密

 

要說那是家也罷。

 

 

 

 

 

一切不能用骯髒形容

 

我家的任一處都有沾留我家人,我的血液

 

 

早已無法用形容詞形容

 

只有

 

 

抹滅不了的噁心。

 

 

 

時間拉回幾年前的自己,因媽媽私自離家出走而使父親難過至極,每天開始嗜酒賭博,也由於我的弟弟長相太多清秀,和生前的母親長相太過相似

 

從某晚開始,夜夜傳出陣陣哭嚎

 

不管我如何想保護弟弟,得來的只有一陣毒打。

 

 

 

永遠忘不了每天承受著挨打的弟弟

 

無法忘卻那空洞無神的神情

 

「成鍾,我們搬家好嗎?」李成鍾,我的悲催弟弟,我們離開這好嗎?

 

『哥來不及了我很快也會死的』怎麼這麼說?『你想知道為什麼每天晚上被那個男人挨打我都沒發出聲音嗎?』其實我不想知道的

 

 

『因為那個男人會強硬的逼我服安眠藥何幫我隨意打麻醉藥讓我不在反抗,因為那會導致我精神恍惚,也就這樣,待我在注意力無法集中時我殺了他。』當成鐘講訴的同時,他攤開血流不止的雙手

 

忍著一股激動,有種失去什麼的莫名難受正蔓襲我中樞神經的思考

 

「那我們搬家好嗎?」手還幾近顫抖著,卻還是輕握起成鍾的手

 

『哥能的話給我一個擁抱好嗎?』當然好阿

 

就這樣,我擁抱著成鍾,卻發現自己的腹部那沁出液體

 

『哥不要看我們一起死這樣我就能名正言順的愛你阿』成鍾盯著我的嘴唇,便吻上去

 

接著,在我快流光血的同時我的初吻被成鍾奪取

 

並不是出自願意,卻因心疼而導致我就這樣成全李成鍾

 

如果這樣算占有我,那我希望你會快樂

 

 

其實這樣,挨著刀穿插在腹部那也無所謂

 

 

這樣能讓你幸福嗎?成鍾

 

 

「我們這次要般去哪?」疲倦的,我取下刀柄並轉身輕擁著成鍾,問道

 

『哥不准死你得為我活著你要為我活著』這是什麼意思?

 

『哥你能在我陷入長眠前,再次給我一個擁抱嗎』嗡…有股哽咽的難過在內心刺激著我的淚線

 

「為什麼」不斷呢喃為什麼,但還是緊緊懷抱著闔上雙眼得成鍾

 

如果這樣你能快樂些

 

請務必要再盡頭的另一端陪伴我

 

接著,成鍾顫抖著說全身好冷

 

接著,成鍾在我面前不停哭嚎

 

接著,成鍾漸漸急促喘氣

 

接著,成鍾在最後一刻

 

在我嘴角存下吻

 

接著,我難過的端倪你沉睡的容貌

 

接著,我開始哭泣,尖叫

 

可能因突然失去親人的緣故

 

有這麼一次,我好像尾隨成鍾一起離開這個複雜的世界

 

接著,我開始頭暈

 

接著,待我昏迷前好似有位男子抱著我說要撐下去並呼打119

 

 

接著接續的接著

 

 

老天從我身邊帶走成鍾飛去天堂

 

我開始我的自殺生涯

 

 

這是我的過去,噁心的從前。

 

 

 

 

__

 

 

 

 

 

「你會厭惡的。」待沉默一段時間,這次我選擇閉著雙眼對金明洙說

 

我怕他看出我睜開雙眼濕潤得眼眶

 

『沒關係一起撐過去』感受到雙手被溫暖的大手覆蓋著

 

「可是我不想回去那個家」這次我真心的說,好累

 

我不想再掩飾自己的痛

 

 

金明洙沒再說話,他只是緊握著我的雙手

 

 

 

「好我今天帶你去」隱約能感覺到,其實金明洙了解我的過去

 

我以前,認識過明洙嗎?

 

 

 

接著,又再次闔上雙眼,我猜自己又被麻醉過吧?

 

是吧。

 

 

,好像心被回憶麻醉

 

逐漸不痛了,只是留下的傷口依舊疼痛,依舊赤裸裸的烙在身體

 

 

試圖睜開雙眼,收入眼底的事像似散發白光的金明洙

 

這樣的他,好像天使

 

剎那間感受到腦海的一片黑暗逐漸退色,染成刺眼純粹的白

 

 

你是我尋求的那道白影嗎?

 

無解。

 

 

 

 

__

 

 

現在得隨身攜帶小型氧氣瓶,這是金明洙的堅持

 

走在路上,我三不五時就會運用到他

 

因為我無法正常呼吸順暢

 

 

「吶我家到了。」我打開房門,卻一丁點都不想進去

 

『欸,你喜歡黑色嗎?』突然的,金明洙問道

 

「不排斥你喜歡黑色嗎?」其實我非常討厭黑,因為想到當初那些日子,家裡空虛無人,

那時我還沒能力工作賺錢,使得我無法繳電費,因為光房租的費用便是從母親存摺繳付的,

早就沒多餘的錢能負擔電費

 

那時的自己,每天面對的是空蕩的空房,一陣深不見底的黑,一望無進的暗

 

黯淡的每個晝夜,暗淡的惡夢幻覺,暗淡的自己

 

到至今為止,還是非常排斥黑

 

『恩我最愛黑色。』聽到他的答覆,我停止讓回憶蔓延到理智的平衡線

 

 

「你想…?」再次困惑的,是他問話的疑問

 

『我們來整修這個家吧首先先在思考要用何種油漆』用油漆遮掩住過去得噁心嗎?

 

真的遮掩的住嗎?

 

「那我想單獨改照自己的房間」我想自私的在房間內彩繪出單純而寧靜的白

 

我想用白來紀念我的弟弟,我想用白注入我雙眼

 

『我們開始吧』接著金明洙便在附近的大賣場買了油漆

 

我們就這樣開始重新將顏色覆蓋血跡,不完美

 

 

這樣的確令人感到欣慰。

 

 

 

 

 

望著房內的血跡,我撫摸著腹部的疤痕

 

屬於你我的痛跟折磨,能刷白淨純粹嗎?

 

現在的成鍾,過的好嗎?

 

 

現正猶豫著塗刷白色,即便這個回憶是痛苦的,還是依然想懷念他,保存著這個痛苦淚痕

 

沒錯,是用淚水保留的痛楚,淚痕

 

 

 

 

 

最後,還是放棄塗刷它。

 

 

 

轉身走出房門,發現其他牆壁接塗刷成一半白色,一半黑色

 

不像斑馬色,卻是更有sense的那種塗刷,能讓自己都無法辨認那面牆曾有血跡的那種完美

 

 

『這裡是新的開始,也是心的開始。』望著他等一切都塗漆完成,他起身指著心臟對我訴說

 

對不起,心的開始依然停駐並頰帶著在昔日的傷痕

 

「嘿,謝謝。」不管如何,我由衷的感謝他

 

『不會,其實我們能當好朋友的,所以不用說謝謝。』笑著向我伸出手的金明洙,讓我有那麼一刻心動

 

其實我蠻喜歡你的。

 

「恩,我們能當很好的朋友。」我回握住他的手,溫暖我的手心,也溫暖我的心靈

 

 

從這天起,我們感情與日俱增,而我也漸漸發現自己愛上金明洙。

 

 

 

 

 

__

 

 

『成烈阿我先出門去買晚餐喔。』待我慵懶的坐在沙發看著電視,你拍拍我的肩膀說著

 

「路上小心喔」我打個哈欠對你說,而你則是寵溺的輕撫我的頭後出門

 

「阿阿明洙等等!!」我無聊的瞄了眼前的餐桌去發現明洙的皮夾忘記帶走

 

拾起皮夾正想往外跑時卻有張照片掉落

 

撿起時赫然發現是為一張情侶照

 

而照片的主角正是明洙和一名長相清秀,樣貌極似成鍾的女生

 

這是怎麼回事?

 

有種苦澀說不出口

 

真的很難過。

 

沉思幾秒後便將照片塞回皮夾裡,不是眼不見為憑

 

而是,決定了永遠守護在明洙身旁吧。

 

 

「明洙阿,祝你幸福。」

 

 

落寞似的從冰箱遞出許久沒碰觸的紅酒

 

不知何時自從身旁有了明洙的照顧,自動沒再接近那些對身體有害的飲食

 

今天,犒賞自己一下吧

 

待喝了一瓶酒的時間,明洙慌忙的跑回家

 

『成烈你剛剛怎麼了?身體有不舒服嗎?』你神色異常緊張的望著我,也許是喝酒的關係

 

我癡迷的傻看著你幾秒,便親吻你的唇

 

 

 

對不起,我好愛你,所以做出超過朋友能踏的尺線

 

「咳咳!!!!」漸漸的,我開始呼吸急促,我只好趕緊推開明洙找氧氣瓶

 

「咳氧氣瓶呢!!!」放眼望去找不到氧氣瓶

 

『成烈撐點!!!!!!!』明洙在旁立即將氧氣罩為我戴上,並趕緊為我打好點滴

 

逐漸有順利吸取到氧氣,卻感到暈眩

 

漸漸的,明洙的臉龐開始模糊,最後

 

又開始陷入一陣討厭的黑暗

 

 

__

 

 

 

醒來的場景依舊是醫院,昏昏沉沉的醒來,身旁卻沒明洙在

 

現在依舊戴著氧氣罩,說明我還活著

 

等等,有一封信袋

 

『成烈,你醒來時說不定我離開了,

我得去履行承諾

如果想找我,請來美國LAxxxx

我有隱藏許久的祕密要告訴你。』這是不告而別嗎?

 

 

「醫生請問我得了什麼症狀?」那幾個月一直處在不知情的狀況,因為明洙沒提過半字我的病情

 

 

『肺癌第三期。不過請您放心,您已經在本次手術成功移植健康的肺。』我問,是誰捐贈給我

 

『金明洙醫生。』你既然離開了為何還幫助我

 

忍不住苦笑,謝謝你,還是這麼保護我

 

「您知道他去哪嗎?」我想醫生應該會得知明洙的去向吧

 

『不好意思明洙醫生並沒詳細告知。』醫生禮貌性的朝我微微鞠躬後並轉身離開

 

我會去找你的。

 

只是這次睜開雙眼,好想瘋狂大哭,好想咆哮

 

你人在哪兒?

 

 

 

你人在哪兒?

 

 

再哪兒呢?!!!!!!!!!

 

 

 

 

 

這次,強迫的闔上雙眼不讓淚水溢出眼眶

 

金明洙,我好想你。

 

 

 

 

 

 

 

 

__

 

復健治療後,大概前後時間花去三年時間。

 

現在人正抵達洛杉磯,我決定先去附近的星巴克點杯咖啡

 

喝咖啡能平靜我的思緒。

 

 

其實還有另兩個要點,我等會要向明洙說聲祝福,以及問清楚當初初認識時的熟悉感

 

 

我們是否早就認識?

 

 

 

我現在只想得知事實。

 

 

大約喝完一杯焙炭咖啡,我起身離開星巴克並招攬一台計程車

 

 

就這樣有些興奮和失落的情緒拉扯著理性的平界線

 

 

「喂?」想說豁出去了並向明洙撥通電話

 

『喂?成烈嗎??』聽到熟悉的卡通音從電話傳入耳裡,有些感動及複雜的情愫

 

「我人到美國了,你人在哪?」忍不住略帶激動的問道

 

『我人在婚禮現場婚禮快要開始了』沉默幾秒,你緩緩說道

 

「沒關係我人到地址那了我等等再打給你」幾乎是脫口說完話就掛上電話

 

 

沒關係的,一切都沒關係的。

 

下了車並走進眼前的空房,我將信袋附上的鑰匙將門打開

 

 

望著一片黑暗的房間,我打開餐桌的電燈

 

這次是一本日記本。

 

 

 

 

緩緩坐上餐椅,我翻閱著日記

 

 

2009.04.12

 

這天,成烈答應我的告白

 

 

2009.05.30

 

原來成烈媽媽是我的學系老師

 

2009.06.02

 

老師說她其實生了一位16歲的女孩,以後要我跟他結婚

 

當然不可能,我愛的人是成烈耶

 

我死都不會答應的。

 

 

2009.07.16

 

老師突然發生嚴重車禍,我趕緊盡力進行搶救

 

最後對不起

 

為了彌補過錯,我答應了老師生前的最後一句話

 

「明洙將來一定要娶成敏喔。」好,我會娶成烈妹妹的

 

對不起,成烈

 

對不起

 

2009.07.19

 

因為老師的病逝使得我們得更加忙碌於學業

 

從那之後開始漸漸沒根成烈聯繫

 

成烈阿我好想你…TUT

 

2009.08.27.

 

在你生日這天,我從醫院那得知你有自殺傾向

 

於是我那天跑回去你家找你

 

你忘記我了

 

而你的房間牆上處處都有血跡

 

而成鍾好像昏迷迷的倒在沙發睡覺

 

你們怎麼了嗎?

 

2009.09.03

 

這天,我得知你暫時性的喪失記憶

 

我很難過,但是我還是願意假裝當你的朋友關心你

 

成烈阿,我愛你

 

 

2009.12.25

 

聖誕佳節這天,成鍾離開了我們

 

正當我準備聖誕禮物要給你和成鍾時,你和他...

 

讓人心碎的容貌,還有你腹部留下的駭人鮮血時

 

我好難過

 

現在依然想對成烈你說

 

 

不要這樣,我會心疼。

 

2010春末

 

你住進精神病院,而每天都再自殘自己

 

不管我怎麼安撫你,你只把我當陌生人

 

我心痛阿

 

 

2010.03.13

 

我生日這天,你被我默默申請到有我在的醫院治療

 

你知道嗎,我好開心

 

能好好照顧你,是我的心願吶

 

只是,我得知你有肺癌

 

一起撐過去。

 

我們要,撐過去

 

李成烈,我真的好心疼你

 

2010.03.14

 

於是,我在隔一天提出住你家的提議

 

你答應了,謝謝

 

我想,用油漆去塗刷蓋去那抹血跡

 

我希望你能開心,忘去痛苦的回憶

 

我愛你。

 

 

 

接著,20102011

 

每天的日子,你都記載著我們發生的種種事情,直到

 

 

2011.08.27

 

離開你身邊的3天後,這次來不及慶祝生日了

 

成敏快要成年了,我得履行承諾飛去美國找她

 

我愛你,我希望你好好活著。

 

 

接著是記載著他每天與我的主治醫生說的內容及我的身體狀況

 

 

 

最後是

 

婚禮的今天

 

 

2014.04.12

 

成烈,這天是我們的交往四周年日子

 

想說的只有抱歉,我愛你

 

可是我得負責我所許下的承諾

 

我這輩子只愛你一個,如果想恨我沒關係的

 

只要,我能知道你身體一切安康

 

請你,一定要找到另一半

 

一定要幸福。

 

 

 

 

看完停留在這天的日記,我沒哭

 

異常的沒哭

 

接著,我驚訝於自己的反射動作

 

「喂?明洙嗎?我跟你說喔我愛你,但是婚禮我去不成了,祝你幸福請照顧好我的妹妹。」

這一次,我聽見自己和他都笑了,很溫暖的那種笑

 

『對不起恨我吧。』我聽見明洙哽咽的聲音

 

於是,我再一次的讓自己闔上雙眼說

 

「嘿,其實我一直騙你一件事,我很討厭黑所以這樣算扯平。」我故作開心的大笑著

 

請接收我的祝福及愉悅,明洙

 

『還是朋友?』你模糊的一字字吃力的說

 

我聽見我說

 

「恩,還是好朋友,這次是最要好的那種朋友喔。」最後,我按下結束通話

 

祝你幸福。

 

然後,我將隨身攜帶的氧氣瓶放在餐桌上

 

我想,既然是你將我救活

 

這次,讓我自己救活自己

 

 

這樣,能得到更大的救贖吧?

 

謝謝,我愛你。

 

 

 

 

 

 

THE END

改文的關係是來自於朋友與家人的反對XD

所以昨晚先將文改為隱藏

希望一就能讓大家喜歡:)

 

 

CKTUITX

 

130809-in0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呆子一人 的頭像
呆子一人

呆子的發洩感情地

呆子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