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00660_671881742887680_783795393269215345_n  

 

 

Distance-<埋藏在心的自尊,那許久未脫口出的對不起、輕喃得似乎不復存在,其實,那是我最為盼望訴說的話語。>-

 

「圭哥為什麼要這麼做呢?」我感到微微憤怒,那麼聖圭哥有顧慮到成鍾的感受嗎?這樣放任自己離開卻對成鍾完全沒交待

 

這樣是種解脫、但這種方式,是明智的嗎?

 

「其實聖圭哥……比大家想像得脆弱」明洙眼眶微潤的說道,是阿、聖圭哥是過份,但如果能試圖明瞭他的心態,你們會明白、為何連我都選擇原諒聖圭

 

那佔有慾甚強的哥,只怕一無所有阿。

 

「可是他有顧慮到成鍾的心情嗎?知道成鍾會多難過嘛?」呵,聖圭哥還為此自責到整日毫無食慾、還因此任由自己過得頹廢的生活

 

你們從未了解的金聖圭,是離開李成鍾後、過着行屍走肉的日子,是整日存活於愧疚與絕望的人兒、對,他就彷若了無生息的人、靈魂似乎也逐漸被痛苦啃噬,金聖圭、他最親愛的哥哥,放不過自己阿……

 

「如果說當時的聖圭哥是淚流滿面地將昏睡於懷中的成鍾輕抱至我的懷裡,他說,他知道我喜歡成鍾、這次不會在自私獨佔成鍾他要我好好照顧成鍾

 

「你們知道,聖圭哥……他訴說的同時,望著手掌發愣了一會、說,他不會死、他會活下來面對他曾犯下的錯……但,請暫時讓金聖圭離開李成鍾對於李成鍾,我算是他的惡夢、對於成烈和明洙我是混蛋對於金聖圭,我是災難的初始夢醒了,可以放大家自由了……」淚水不停滑落至餐桌、使那堆起小小水漬,好似悲悽的存證

 

而話題就此打住,南優鉉和李浩沅此刻也忍不住流淚、原來,大家都如此痛苦過真的只能說,聖圭哥好傻、傻得心疼,傻得心痛、而最讓人傷感的,是無法給予安慰、只能親眼目睹他的傷痕、卻無從給予藥膏擦治

 

「知道了不會怪聖圭哥的……即便他對成鍾做再過份的事」語末,優鉉輕輕擁抱住明洙發顫的身子

 

「所以那天載成鍾回家的人是你,不然成鍾人怎會從海邊平安無事的走來我家

 

「嗯成鍾是我帶回家的。」說到此,依稀可見明洙嘴角微微上揚的笑容、我知道,明洙愛成鍾的程度不比我少些,因而、我選擇與明洙同等、原諒聖圭哥。

 

而今我終究明白,一切都不必感到憤怒與不安、金聖圭病了,他與成烈相同、不放過自己;此刻我該負責的、是一同將他們相互治癒心靈。

 

「哥想去見見聖圭哥嗎?

 

「嗯。」我轉身朝浩沅微微點頭,而浩沅顯然也與我有著相同想法,他輕拍明洙的後背,在明洙耳邊小聲地說道

 

「加油。」

 

 

 

Unknown-<想要保留,讓你又愛又痛的回憶。>-

 

再次清醒,太陽早以和夕陽交替、將天色沾染一層橘黃的色澤,美艷、我卻沒那心情去靜聲觀賞,此刻,身旁沒優鉉哥阿。

 

「優鉉哥去哪兒呢?」我慌張地起身走出房外,卻發現東雨哥正側躺在沙發上休憩

 

不想打擾到東雨哥的睡眠,我輕聲的顛起腳尖走回房內將優鉉哥的棉被拿出客廳,靜悄悄地將棉被撐開,在緩緩蓋在東雨有些發涼的身子、望見那微微在嘟噥冷時的模樣煞是可愛,使成鍾不自覺揚露微笑

 

「東雨哥晚安。」我湊上臉小心地在東雨哥的額頭落下一吻、沒想東雨哥反因而清醒。當我打算轉身走去廚房拿杯橙汁止渴時,東雨哥卻微微伸出手抓住我的胳膊,於是我下意識地轉身望向東雨哥

 

「哥,怎麼了嗎?」我蹲下身與東雨哥平視,這樣東雨哥方能好好與我溝通

 

「成鍾阿,我們……現在去看看成烈吧好嗎?」點頭,是該去陪伴成烈哥了

 

「還有,東雨哥、我們去買些成烈哥愛吃的食物...走吧!」腦海浮現出成烈哥嘴咧開笑的幸福模樣、不禁一同微笑

 

何時如此想念、那總是笑如花開的你,我親愛的哥哥?

 

「成鍾你是成烈唯一的解藥了……」我嫣然一笑,但願如此吶倘若成烈哥能被我治癒,該有多好呢?

 

我未曾想過,還能瞥見滿面春風的你、到來。

 

-<我們渴望的永久,不該放棄、只因,遇見你,便是奇蹟。>-

 

不知何時,我和東雨哥兩手滿滿的提著剛從超商購買的食物、就這樣漫步走在醫院走廊,這樣可被不少人投入好奇眼光,那無論如何、這些全是買給成烈哥的。

 

到達成烈哥的病房,我敲了敲門、打開門卻發現裡頭關着燈,黑壓壓的一片漆暗使得我看不清房內裡的動靜,這使我擔心、對於感受不到成烈哥的關切回應

 

成烈哥,不是最怕黑暗嗎?怎麼在折磨自己嗎?

 

「成烈哥我是成鍾……你在房裡嗎?」我試圖摸黑、逐緩依靠手邊的觸感摸索電燈開關、卻依舊得無收穫

 

「成……成鍾」待東雨走進房間打開電燈,成烈輕喃的細小嚶嚀被成鍾聽見,成鍾立即疾步走向成烈的床沿邊

 

「哥哥,我在。」伸出手,我將成烈有些發顫的手掌束緊,希望這微薄的溫暖能讓你不在顫抖,是否、寒冷會散去,留下暖洋佐伴?

 

「成鍾成鍾呵呵,要叫我葛格……」手掌感受到一股溫熱滑至指尖、一抹心酸陡然而生

 

「葛格成鍾最喜歡你了。」我不去擦拭濕潤了睫毛的溫熱,任由它沾濕我所有細孔,我只想、好好擁抱成烈哥

 

葛格,成鍾在阿。

 

 

-耽溺幸福,是否能被解讀為最後存有的自私?-

 

「成烈,我要去巡病房,你先和成鍾聊聊天吧!」東雨輕拍成烈的左肩,並對成鍾道聲加油後、便離開病房,留下兩人獨處

 

輕嘆口聲,我靜靜依偎於成烈的懷抱、聽那左心房振振有力的心跳聲,我想、成烈哥應該回復平靜些

 

「不要走……」微微起身,卻被身後人兒慌忙牽緊我的手、彷彿深怕我會在下瞬間消失於世上似的,那緊握的手掌,透露出此種訊息。於是、我將成烈溫熱的手掌再次覆蓋另雙手掌、這樣雙雙層遞溫暖,是否能成功融化那有如刺般的寒冷回憶呢?

 

「不會走的,不會再離開葛格的葛格不是跟成鍾說好,要一起攜手相伴走回家嗎?」我輕輕抽出手掌改為輕撫成烈微微輕顫的眼皮,將那雙沾濕淚珠的媚眼悄悄遮蓋於手掌、立時,成烈的雙矇只殘留漆黑,這讓成烈有些害怕

 

成鍾看在眼裡,心疼卻依舊持續遮蓋着成烈紅腫的眼、他緩緩道

 

「成烈葛格,會怕黑、討厭黑,因為那不帶有光彩、連象徵希望的純白也無法洗滌黯淡,但葛格即便在黑,成鍾都陪在你身旁的……我相信,手掌的溫度能傳遞溫暖與堅強、所以成烈葛格……不要怕

 

不要怕不要怕

 

徘徊於黑色樂園裡的成烈,耳畔忽如聆聽見這溫柔的聲音

 

成烈葛格,不要怕、成鍾一直都在

 

「不要怕」我隨後重遍一遍遍的輕喃,怎麼、說著說著,又有淚水堆積在眼眶呢?

 

成鍾阿,我不怕了可是、尋睨不到出口阿……

 

「嗯不要怕我一直都在……葛格就放心流淚吧我看不到的手掌擋住我的視線了……」成鍾似是感受到我快滑落的淚、於是說這話想讓我放心地,將懦弱滑落於成鍾掌中

 

呵、呵呵

 

**

「成烈葛格~不要哭嘛

「葛格想要成鍾的抱抱

 

「葛格葛格成鍾會永遠陪在你身旁的,哪兒都不去喔

 

輕輕擁緊懷中的人兒,於似乎這能使自己沉澱心情、呼吸到成鍾身上獨有的香草沐浴乳香味,一切都能逐漸將理智拉回於平靜

 

「成鍾以後我們只剩彼此了

 

我依稀記得,那天是父母相繼離世的日子。

 

**

 

再次滴落淚水,我恍惚間將眼前的成鍾看待成還顯得青澀稚嫩的可愛成鍾,相同的香氣、緩緩湧入心中的安心、逐漸都重疊成等同的映像

 

「知道為什麼要你叫我葛格嗎?呵,因為唯有成鍾才能對我呼出這專屬自己的稱呼阿」不知是否在說給自己、亦或着成鍾聆聽,我阿真的好喜歡、好懷念

 

屬於李成鍾呼喚自己的聲音。

 

可以、在鬆開擁抱的那剎那前,重復訴說、屬於李成烈的稱呼嗎?

 

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想讓圭哥現身了~(下一篇)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呆子一人 的頭像
呆子一人

呆子的發洩感情地

呆子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