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0263_189785174556858_1678404767_n  

 

140228_ms03  

這篇算是補償喜愛吐司夫妻得你們:)

打完剎那服限於心坎的事成烈暖意的笑容

希望大家喜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賽跑時,有時總情不自禁的放緩速度,奇怪似的停頓連自身都感訝異

怎麼了呢?想休息退場嗎?還是身體無法負荷速度與從不停歇的練習對此略感疲憊?

 

我也不明白,其實

 

困惑的不再於他人,反而是自身的疑惑更為吃驚

 

沒有想再拼的動力嗎?

 

疑惑我的反射神經與內心毫無頭緒的答覆,仿若一致的敲擊我的混濁思想,像似當頭棒喝的講訴

 

__動力隨李成烈消逝而不復存在

 

泛人頭暈的真實使我不禁感到一陣暈眩,於是幾近反射般的將手輕輕撫著發暈的太陽穴,抬頭仰視天空佈滿的藍天白雲

 

連太陽都不願浮現照射暖光使我恢復些許精神與不具名的無聲安慰

 

真是,連同照耀著我的暖陽一同牽離湛藍空際,這世界的周遭都顯得冷冰空虛,我的內外在此正傾下一陣細雨,冷楞楞的攜手牽絆來共同慶祝溼黏派對,

它帶領烏雲一同參與,使我四周光線逐一退色為漫無邊際的黑

 

我的內心正下著雨,而它打濕了我的全身,也一併連帶淚珠滑落正臉頰

 

我的心正下雨呢,似乎轉成傾盆大雨的梅雨

 

其實很盼望能放晴呢!何時太陽願意重回我的身旁打轉旋繞着?

 

我想陽光,我思戀李成烈

 

明洙阿不舒服嗎?為何總仰望天空實卻輕壓着太陽穴呢?因為我很煩惱太陽的離去是否會不復返

有點累了阿。』心累了快無法支撐心靈成長與那道無忍扒開塗藥的傷痕,不怕痛,卻害怕着療傷的過程,自己會按耐不住將它脆弱的求救給放大分貝苦訴

 

我想我會無法控制想念的強大威力,起身即便用盡全身體力也在所不惜的尋睨奔跑着有關李成烈與自身的回憶臨界處

然後催眠自己,或許會心疼那樣的自我,會大聲怒罵金明洙的愚昧,不死心,也許會因躲藏在記憶裡沉眠的自己,會不盡代價的搖醒逃避,會反抗會受傷會摧殘,會血流不止,也會流淚

但腦海總無法剪裁割取數於李成烈的一笑一蹙,顰眉蹙額,他的氣息臉孔健康安全無一不在意

想到心坎深處,朝思暮想的目光只追隨於他,他的世界,他的一切

李成烈吶,不讓玩弄煩躁的我想你,是否能藉風來吹向你周遭至傳遞於耳內?

 

盼望且渴望能再次遇見你

 

 

成烈他現在發生緊急狀況,身體發出警訊你能去永齡醫院一趟嗎?

 

什麼?!

 

還未與學長道謝腳步卻自動走向他方,用着從沒體驗過的爆發速度,直奔醫院

 

__

 

 

李成烈先生他現在正在急救室急救,病因為先天性的心臟病而招致如今得用無數根強心針施打卻也沒見病情好轉一進到醫院詢問護理站護士去聽取這令人難過鼻酸的事實

 

李成烈未曾朝我訴說他的一切,只掛在臉頰的笑容酒窩,怎未能撇見那一絲痛楚蔓延於體態卻強顏歡笑的假裝着他的不適

 

為何從未在成烈純真無暇的傻笑讀取任何一欉痛意?

 

傻瓜

 

傻阿真的傻的心疼

 

李成烈……不准走我茫然的任由淚水模糊雙眼,遊走在醫院最坎坷最想抱頭痛哭最想

握緊你的手同步相走的那個孤僻感傷地

 

裡頭很冷很黑嗎?如果怕黑怕那些陌生人就走來我身邊我們一起離開這裡吧呢喃似的自言自語,一度被走於附近的旁人眼神關注,想看就看吧!我能理解他們只是沒望見身旁的成烈而感到不解

 

成烈我們等會一起回校園比賽跑步吧!!!

成烈怎麼一直朝我傻笑呢?

成烈成烈當時怎麼沒通知我就一聲不響離開我的世界呢?

成烈這次不准跑走

成小烈我因為你便的恐懼黑,怎麼可以改變我呢?不過我還是喜歡你。』

      .

      .

      .

 

成烈這次牽緊我不要走跑離我的身邊太遠我會找不到你。』

 

請問您是李成烈先生的家屬嗎?恍神之際沉重的急診室的大門沉緩的開啟,醫生疲倦且帶有愧疚的雙眼凝視著急的哀切於難過的我

 

請您做好心理準備,病人目前還有一絲意志,請您對他說說話還有,對不起我們盡力了。」

眼淚又不爭氣的滑落,怎能哭呢?成烈會討厭這樣的自己

 

謝謝微微頃身向醫生鞠躬,我殘留的理智也消失殆盡

 

成烈我們一起在賽跑一次吧!我輕握起成烈泛白無力的手掌改為十指緊扣,這次你聽清楚了

 

心電圖逐漸緩慢速率,而至完全刺耳的長音如伴隨音時__

 

李成烈朝我露出世上最陽光美麗的笑容,吃力的點頭……

 

那刻我也微笑回禮,想給摯愛最後的微笑,殘留的笑顏帶去了發澀的淚眼

 

送你我最發自內心嶄露出的笑容,這是贈與你快樂活過世界一遭的完結

 

成烈,辛苦了,,我們去奔走吧!

 

 

臉上夾帶着淚水與哽咽,卻依然微笑到最後一秒才肯罷休,我總感受到成烈走在身後的笑容

 

比賽開始。』我緩步走回方才的操場,預備起跑,出發

 

我感受到風鍾聞取的氣味有成烈常噴擦在身的古龍水,原來你一直都在

 

__

 

跑了許久才體力不支,我傾身臥倒在草地,再次仰望天空

 

太陽依舊被雲朵遮蓋,還是絲毫不見暖意

 

還是不願出現日光嗎?至少方才我的太陽有一剎那,將我救贖。』

 

周遭似乎更為黑暗,天空又再次打落細雨,我依舊讓它打溼全身,將它順水推舟般的讓淚簌簌流出

 

那細微的陽光能支撐多久呢?

 

我再次被雨水打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呆子一人 的頭像
呆子一人

呆子的發洩感情地

呆子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