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61801_442152595924720_3023208149828610824_n  

 

 

 

 

Regret-<倘若後悔能被諒解,我是否、能稍減抱歉的痛心>-



心塞取代一切歡喜,心痛覆蓋一切情緒,心傷遮掩一切幸福。呐、我說,待至最後、所有感官心思都被哀傷烙印至心坎,你該如何原諒自身



唯有傷,那微微脫皮的繭、才足以匹配結疤的痕跡。

 

「圭哥明洙從沒怪罪你的從頭到尾都沒關係的」我眼瞼泛淚,使睫毛也被沾濕、顫抖地忍耐不讓晶瑩滑落



「呵,呵呵你們每個人都這樣說,可是我該怎麼辦?我就是怎麼也無法原諒自己呵、我寧願你們恨我這樣罪惡感是否會減輕些」忍不住地,我將平躺的聖圭哥輕擁入懷,撫背的同時心情或許會平復些



「圭哥,愛上成鐘是種罪嗎我不認同我覺得,喜歡成鐘很幸福」金聖圭喜歡成鐘的心是珍貴的、所以不要害怕,將愛投入給成鐘



你幸福了,成鐘會更快樂的。



「是幸福,是幸福到快發瘋阿可是,身為哥哥的我怎能喜歡弟弟況且是喜歡我弟弟的愛人」這回換我懵了,聖圭哥怎能糾結於種小事



「南優阿你知道嗎?明洙是我唯一的親人,我怎能與他奪取成鐘」所以就親手葬送幸福?



圭哥,你真傻

 

「但也不該放棄自己的幸福阿!!」



如果能讓弟弟快樂,我本就該承讓幸福。

 

 

「不要這樣這樣成鍾會心疼阿我這就給你驗證我這就播電話給成鍾」手指顫抖地滑開手機屏面,將1字鍵撥通,便等待成鍾接通電話

 

成鍾睡著了,你這可吵醒他了」接聽電話的是成烈,那略帶疲倦的聲嗓傳入聖圭耳中竟有些失望及愧疚

 

「嗯葛格怎麼了...」倏然之際,成鍾滿是睡意的嗓音響入話筒,立時讓聖圭滑落淚珠

 

那日夜思念的聲音,多久沒能好好聆聽成鍾的聲音呢?情不自禁,我流下淚

 

我朝思暮想的鍾兒,你可安好

 

「是南優鉉打來的」應了一聲,成鍾拿起手機自然地接問,「南優哥哥找我嗎?今天怎麼人都不在阿」輕嘟囔幾聲,南優鉉可笑得開心,眼淚也不再滑落至臉龐

 

「成鍾乖嘛成烈有沒有欺負你阿那小子對了成鍾想聖圭哥和明洙嗎」輕聲的試探,卻讓成鍾微微哽咽

 

想!當然想阿何嘗不想、何嘗不想呢……

 

「我想阿想聖圭哥哥、想明洙哥哥阿我好想他們嗚

 

「南優哥哥我真想聖圭哥哥阿明洙哥哥也是,他們都不來找我……

 

淚流滿面,我哭嗓的講訴一遍遍的思念,我也沒想、僅憑單單的思念,我失控了

 

「成鍾乖不哭不哭,南優哥哥在阿、成烈也在大家都在阿!」沒因優鉉哥安慰而停歇的晶瑩,我該從何控制,這股單憑唸出名字便哭泣的脆弱,可以不要在流淚了嗎

 

「先掛了。」直至成烈不帶感情的冷冷落下一句便切掛電話,優鉉這才沒再聽聞成鍾聲聲顫抖的輕喃與哽咽

 

「聖圭哥你聽到了嗎?」心中頓時有股梗塞,替成鍾感傷、亦也替聖圭感傷

 

相互思念,卻無從見面,這是否太過悲戚

我該成全成鍾與聖圭哥,幸福的相認。

 

 

「呵呵呵。」即便明瞭自身的想法很是差勁,即便希望聖圭哥能不再痛苦,但依舊無法忽視那逐漸溫熱的心臟,好似在流淚。

 

李成鍾,究竟喜歡你的南優鉉,曾有附屬在你的左心房嗎

 

「聖圭哥聽到成鍾親口說滿意了吧這樣就不復痛苦了,去找成鍾吧」我硬扯開笑容,朝聖圭哥佯露,我想我是祝福的

 

「南優鉉你不也喜歡成鍾不用這樣……」聖圭說著說著繼而闔上雙眼,他不再睜開眼直視南優鉉的哀傷心疼、亦也放任依舊奪出眼眶的淚水他笑了,

 

腦海裡的李成鍾,眼巴巴的朝聖圭說聲

「好想你。」

 

但,這似乎是最後一次,擁有這聲嬌滴滴的可愛抱怨。

 

「不會和你搶成鍾的已經不再有資格了」朝優鉉方向道訴,希望他不要多胡思亂想

 

再也不會自私的佔有成鍾,重復的錯誤、一次就該停止,對於明洙、成烈的愧歉,於是乎、我不再敢抱持與成鍾見面的妄想

 

我怕我會再次無法克制自己擁有成鍾,所以這次,就讓我沉睡於記憶吧!記憶裡的金聖圭,喜歡李成鍾到不能自己,現實中的金聖圭,將愛藏至內心

 

默默的愛你,守望你能幸福,無論是與優鉉還是明洙都好,鍾兒

 

要幸福喔!

 

而金聖圭的幸福,一輩子沉淪於夢靨、視為珍寶的夢與不切實際的幻想,混雜無法原諒的精神懲罰、這樣,也能招致快樂。

 

要幸福、別傻愣的等著我阿,傻鍾兒

 

 

-無法自拔的陷入渾渾沉鬱,隨之發狂似的咽噬微弱冀望。-

 


本該歡喜慶祝兄弟重逢,卻沒料想是這般痛心哀戚,今晚的夜黯化那無數晝夜挨渡慣的惆悵風暴
面對夜掩至絨黑夜幕,低垂逐起絲絲波瀾,我心中謂歎,這夜顯得太過冗長苦悶,渺目煙視這娓娓夜霧,幾時盼首曙光拖曳坎坎星燦抑或晚霞前來救贖,這形如槁木般的黯澹心殤?

 

 


這夜著實漫長。

 


「聖圭哥我們回來了,給你帶貝里斯奶酒啊!還有優鉉啊快來幫忙拿好吃的宵夜」大門被一陣爽朗清爽的笑聲絡繹不絕於耳,使稍嫌沉重低迷的房門頓時添增些笑盈餘音

 


「回來啦!辛苦啦!那麼圭哥我們起身前去陽臺相聚談心可好?」南優鉉朝明洙等人回眸感激一笑,便轉身輕巧拉起聖圭,不等聖圭後半拍的反映,早逕自雙雙走向陽臺搖椅入座

 


「這幾年大家都變了真多!真令人哀歎時光飛逝啊」沒應答優鉉的感歎,我拾起早被東雨貼心攙開軟木塞的酒瓶並小口啜飲奶酒的甜膩滋味,那旋繞融和酒精的嗆口刺激,卻不失香醇奶甜之感,香氣四溢的爵香,令聖圭不禁牽揚笑顏,好似如初,幾年前的重現。

 

「這酒果然好喝~有多少年沒喝酒了呢?」低頭呢喃似的輕囈,這娟娟酒香牽飄彌散醉人情愫,猶如曇花一現般的昔日種種都教人心醉心碎

 

「哥,你著實好久沒在喝酒了呢!」明洙漾起一抹淺笑便接續拾拿起東雨遞來的奶酒,大口肆意的猛灌,感受酒精牽縈陣陣刺激溫燙,喉嚨倏時能噴火般的刺痛卻帶感,這使明洙熱衷於此樣喝酒方式,沒料卻被聖圭不耐制止

 

「這樣喝酒傷喉,不許這樣品酒,要一口口細嚐箇中滋味,酒也如此,不然奶酒滴滴香氣都該被你奢侈耗盡啊!」歇止停頓的灌酒,明洙忽如用手掌遮掩微醺泛紅的臉蛋,這動作吸引南優鉉的目光、隨後低聲問道

 

「怎麼了?真不舒服嗎?要不我去拿喝溫開水給你潤潤喉嚨?」半晌,明洙朝優鉉耳邊低語「沒事兒,只是感動…聖圭哥現今終究有好些,不僅精神明顯好轉,一切都至少讓聖圭哥有生氣了…」

 

 

輕拍後背替代沉默無聲,那饒有節奏性的輕拍莫過有聲的肯定。

 

「大家都辛苦了,今晚就來閒聊過去那段生活吧!我挺好奇的,不過大家都實現各自的夢想,真是好樣的!」南優鉉夾起豆干隨之邊吞嚥邊斷斷續續將話含糊道盡

 

「那是段艱辛的時光啊,無過也是咬牙撐過、如今想想倒也不苦,一切都沒啥好說嘴的。」浩沅敘完便拾起炸雞啃咬,毫無形象可言

 

「知道你是最辛苦學習的,浩沅。」佇在一旁靜觀的聖圭緩緩言道,並將手輕搭在浩沅的左肩、象徵鼓舞的讚許也較浩沅漾抹笑顏

 

 

五位男人歷經滄桑、無數悲歡離合,以成熟敘舊之姿飲酒感嘆青年、成年、現在、過往。

 

 

笑嘆七人猖狂過往,翦翦雙瞳裡含藏的情誼,不禁哭紅了臉,笑得哀悵

 

七人,幾時再聚?

 

 

而那夜歡談通霄,話題從未提及成烈。

 

唯有…

 

「明洙啊,哥讓你去跟成鍾相認可好?」

 

 

 

話題停落於此。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碼完了,接著明天碼黑天使,有空再順便碼愛情瓶裝和傷還有成烈生日賀文吧(一切有空再說XD

 

 

 

希望大家會喜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呆子一人 的頭像
呆子一人

呆子的發洩感情地

呆子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