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沒事就打一點小小小文,都是剛開頭沒時間打出的未完成品T^T

 

雖然如此但還是先放出來,因為日後只會更沒空(殘念

 

 

 

對了,倘若大家有看到這篇,請告訴我比較喜歡哪一篇,我有空就去打完整><(如果沒空就算了請不要感到有負擔喔,我沒關係的XDD

 

ps;還有,靈靈的生賀和傷會盡快補坑的TvT

 

 

 

以下放文--

 

--------------------------------------------------------------------------------------

 

圭烈--Dark of Night

 

夜深人靜之際,那黯淡寂聲的黑夜冷冽灰僻為那沉悶單人房添增濃烈絕望哀悵,不難發現,有位男孩哭泣抽蓄聲

 

「你還好嗎?」下瞬間浮現於男孩身旁,只見那男孩惶恐失措的睜大雙矇

 

「你是誰?」我是誰?我是鞏守夜色交替月畔輪迴運轉的鬼,喔不、算換稱呼好聽些,我是臨時被地獄事務所派遣為處理這世間男孩的憂鬱絕望的完結

 

簡單說,就是來帶領他死亡,為死去的靈魂帶領回地獄事務所檢判,了結這男孩的生命、算種解脫,是罷!

 

「我是鬼、信嗎?」不耐地撓了撓頭,希盼接手的這份臨時工作能給他早日加薪,讓他多買些草莓解饞,這算是吃貨的冀望

 

「不信哥哥看起來很帥、就像電視上INFINITE的聖圭哥哥一模一樣呢!鬼看起來都兇神惡煞的,哥哥和它門並不同呢!」說我俊俏是吧?這孩子有眼光阿!不過、誰是什麼聖圭?

 

「我是Kyu,那是神馬聖圭?欸對了,你為什麼想死阿?」快速打量男孩全身,只見那濕潤杏眼此時彎起笑眉,漂亮極了!

 

這麼清澈清明的雙瞳,那小鹿斑比的純真雙矇為何閃爍淚光,猶如黯澹失色的陰鬱深深攏罩於那純粹

 

著實令人惋惜。

 

「你叫什麼名字呢?」冗長沉悶的靜聲劃落整夜蕭瑟,風巍巍吹拂,宛若增替負面答覆的傷懷決裂,因而、Kyu將之轉換話題,留那星光閃耀,照映暮色召回芒光

 

「李成烈、我叫李成烈!」只見男孩倏忽用極為興奮語氣重復自身的名字,甚是可愛的想將他揉入懷裡

 

「成烈很可愛呢、很喜歡你呀。」揚起笑靨並同時伸手亂揉成烈柔軟的碎髮,心中卻不禁輕嘆,不免油然而生,所謂的可惜不捨

 

「哥哥是第一個說成烈可愛的好人。」將視線瞄回成烈,與之平視那水汪濕潤,沾染清澈的晶瑩儼然滑落秋波

 

我怔然失措的觀望那傾瞬流露的複雜神情,猶如似曾相似的惆悵。

 

剎那間,痛心疾首、

 

著實不捨,你呀!

 

「從來沒有人說我可愛,惟有骯髒、掃把星、垃圾。」

「所以哥哥是好人喲!」

 

驀然回神,你那淺笑的弧度、簍時令我感到無不熟悉。

 

「李成烈,是哥哥我最喜歡的孩子!」

 

所以千萬別想尋死。

 

 

-------------------------------------------------------------------------------------------------------

 

圭南烈--孤獨患

 

 

活像個孤獨患者,自我拉扯
外向的孤獨患者,有何不可?

 

 

心澀悲瘡之際,固然費盡心思的伸手尋回、虛像卻不增反減、我的回憶錄卻倏現倏隱,存留於心坎的映像可謂稍縱即逝,僅剩寥寥可數的殘影佐伴空缺。

 

 

 

 

01

 

 

 

眼前倏然晾曬無數光芒掩至刺眼得流連微光不得不睜眼迎視,我原先憤憤然地怒視光線來源,卻不禁將滿肚不滿宣洩呀然而止、我人躺在陌生的床褥,偏頭一瞥左側,不是寬闊透明的落地窗、僅有鑲白如雪的厚實牆壁,我人、不在家,在哪兒呢?

 

 

 

「李先生醒來拉!等等我便為您連繫朋友、在此請您先暫且休息。」聽聞聲音便轉身直視一臉笑容的醫生,那親切平和的模樣著實讓李成烈鬆懈防衛、並漾起淺笑作為應答

 

 

 

「對了...您...得暫時待留醫院,這次的車禍不僅傷及皮肉傷,連同胳膊都有多處挫傷、因而需要住院幾天。」我茫然地低頭檢視胳膊,這才發現早已打上石膏固定、這時才清醒恥笑自身的愚昧,方才稍牽動身便微感麻木的知覺並悄然麻痺發麻的感觸,一切都無法釐清思緒、包括提及的車禍、朋友,腦海空白、了無寂聲的嗡嗡聲作響似在朝笑我

 

 

 

並沒回憶能揣測,我是李成烈、其餘所知皆為渺茫,於是乎、添增紊亂的煩悶與頻頻輕繞我心緒的孤寂匯集憂鬱無限擴張至全身血脈輸送至心臟,造就氧氣都無從淨化的心塞。

 

 

 

我想回家。

 

待至醫生在病歷表窸窸窣窣寫上幾句評斷便悄然走出病房,獨留靜靜無聲的空間、發呆半响才閉闔發澀的雙眸,睡熟後的清醒,會是這般荒唐失措嗎?

 

 

 

 

 

 

 

 

02

 

 

 

 

「醫生讓我進去!」沉睡半個晌午便被一道道急切發顫的請求給硬生生喚醒,我惺忪發睏的雙矇正盯著聲音來源無奈地乾瞪,畢竟再如何迫急瞧見病人也不該驚擾他人閑眠。

 

 

 

「吵。」不屑地嘟囔聲便下意識嘗試撐起身,那麻醉失效般遭至成烈感受五臟內府、無處流通血液的循環傳遞炙熱的疼痛、叫囂似燃燒肌肉神經,好似全身熱辣辣地疼

 

 

 

「成烈啊!你在嗎?」驀然望去,唯見兩位男人心急如焚似的步行於病房外叫喊,那聲聲呼叫令我微蹙眉頭,詭譎的是、腦海全無憶能思,卻依舊感到莫名熟悉。

 

 

 

我認識誰?誰認識我?

 

 

 

-----------------------------------------------------------------------------------------

 

 

 

吐司-- 寬恕

 

 

殘留至心坎的輕柔絳紗、撫平瀾濺血漬的疼痛痕跡,宛如塗抹一沁涼藥膏般淨潔劃開的艷紅,鐵鏽腥味逐洗滌為青蘋果香,宜聞的讓人頓時眼眶發燙

 

 

 

平穩吸入鼻腔卻刺激內溫無遏阻擋的發暖,究竟發顫儼至脫框而出的熱瑩淚滴、是被何種心情渲染綻放?

 

 

 

「謝謝你呀,李成烈。」緊抿的蒼白乾唇小弧度掙開,隨後囤積於口腔發荒的鮮血並爭先恐後般滑流於那乾澀唇辦,微溫液體遍滿臉龐、就放任一同混雜淚珠淡化赤紅,將之詼諧呈玫瑰色,高貴彌撒在傷痕累累的全身罷!

 

 

 

至少,自尊會寬恕逞痛、凍結傷心欲絕所凋零的水滴,凝漬一汪痛心疾首使之摧殘原先固守信賴的純真,爾後的蒸發乾涸,便不再呈混雜猶如椎痛的血腥、隨清澈澄清傷疼,還它靄靄笑顏,留那純粹劃抹休止符。

 

 

 

該完結的,是曾解不開的懷疑猜忌,如今看淡便只覺自己無不幼稚,那憋扭倔強也該適可而止。好似能體認成長無影隨形般佐伴於身,每件雞毛小蒜之事,則其背後所含括的道理,是品嚼人生所嚐的珍貴香味。

 

 

 

漠然回視那些甚為過份的事,我想、既然無從矯正他人的惡劣,那麼,我先救贖自己、以及善良的他,潔身自愛才更為高貴尊嚴

 

 

 

所以,李成烈、願意重新接受我嗎?不斷滋潤明亮光輝照耀我,卻還拒你美好的我,現今傷痕累累卻遠不及你的壞透的我,願意接受我的道歉嗎?

 

 

 

「不要哭了…」隨聲嗓而抬頭望向成烈,隨之臉龐被一溫暖大手其及小心的抹拭淚珠,而我的視線卻惟見李成烈,別無他人

 

 

 

「李成烈,我現在很疼…所以,繼續陪伴我好嗎?」低眸垂視成烈的衣角,彷彿無從掩蓋不安般地緊拽不放

 

 

 

不想放手了,這次。

 

 

-------------------------------------------------------------------------------------------

 

 

南圭-- Deeply

 

 

浮光掠影,繾捲悲戚、惆悵那稍縱即逝的對視,僅匆匆一瞥、目光便佇立於你的身影,映入眼簾,凝起一絲漣漪。

 

 

 

每當凌晨時分,我總無法輕易入眠,理應該有睏意提醒我該休息、卻無從強制持續運作的大腦暫且停止思考。它張狂且不停歇地傳遞給腦海、那昔日種種的往事,那曾一度奪取我理智的幸福,一切都悄聲無息地帶領自身、沉醉於過往的甜蜜,無法自拔。

 

 

立時,陷入渾渾黯淡。

 

 

 

待在黑暗中,我使盡力氣睜大雙眼觀望房間裡的一切,卻只得恍惚的迷濛

 

在闔眼前的模糊,我視線好似有一抹修長身影竄入眼簾

 

而那身影散發的氣味飄揚在空中無限擴張到有些過分好聞的叫囂正以光速的速率全數傳遞到鼻內聞香

 

 

 

稀疏的理智正用僅存的片刻通報給即將陷入昏迷的自己,

 

那抹身影,那撲鼻而來的香氣,同來自於他深深恨着卻又愛到無法自我的男人,

 

南優鉉

 

 

 

我被綁架。

 

 

 

「南優鉉放我走。」

 

----------------------------------------------------------------------

 

以上^^

 

503d269759ee3d6d9156dfef40166d224f4ade0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呆子一人 的頭像
呆子一人

呆子的發洩感情地

呆子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