너를
七位男孩所編織的天堂,美的絢麗耀眼,在夢、現實裡,你們都是主角。

 

                              1329709165-856008716  

                                                                             

 

 

                                                                                                  

 --   I learned to live half alive

 

                         Running around leaving scars

                               Collecting your jar of hearts      _

 

                                                                       

                                                                       Dear Woohyun

 

 

 

 

Cruel-<殘忍,是生存中必備的惡劣,我要活命、因而犧牲,陌生的你與我。>-

 

 

灰濛的天氣,喧噪吵雜的大街、不時佯露痛苦與叫囂的呻吟,隨處都能發生口角之爭、隨意一瞥便能映入打架互毆的場景,對於身處的環境,你必須抱持隨時死亡的消極心態,當然、我早已習慣,這樣的黯淡生活。

 

「欸,走路不看路嗎?死小子是欠打嘛」面無表情的抬頭望向眼前的壯碩男子,那紋滿刺青的手臂碰觸我的肩之際,立時有股厭惡感蔓延至全身

 

「呵,給我放手。」我冷笑的輕哼,並微微甩開他那骯髒的手掌

 

在這暴戾慘澹的世界,將紋身視為幫派的珍貴象徵、自以為是的將其自身的幫派圖騰宣揚誇耀,並視為珍寶,但你他媽南優鉉就是不屑,

 

人的劣根性其之,把他人努力得來的成就間接加諸於本身全無貢獻的姓名,標註得好似威風鼎鼎、嘖,只是虛有其表的空虛人

 

我就是不屑,空手得來的招搖、想來就感到滑稽。

 

「媽的你是不想活命了,老子的手也敢碰,是嫌命太長想早死阿!!」就是腦羞成怒的模樣,南優鉉也感滑稽,最後轉為嘲笑的輕哼

 

「你給我聽好想碰我,除非你死過。」我隨後瞄眼男人身後頻頻出現的小痞子,可想而知、每人手臂都紋有圖騰的刺青,真噁心至極

 

「打不過人所以事先帶手下壯膽阿,嘖、真是廢物。」看見男人手臂凸出的青筋與接種襲來的拳頭,我只覺可笑

 

不偏不倚的用單手緊握他揮拳的手臂,接著、我用力的揮起拳頭扎入他腹部,這讓男人痛苦的低哼倒地

 

「媽的你誰阿兄弟們給我揍死他」男人憤憤地搓揉刺痛發紅的腹部,揚起手指向南優鉉,這叫南優鉉不免蹙眉

 

「你在指我掰斷你手指我嘛叫南、優、鉉。」

 

我是南優鉉,這區的接管老大,我的工作只為巡視這整街的治安、但也僅於巡視。要打要殺、請自行負責,而這其中當然不免有不服與鄙視、畢竟,在這互創幫派崛起的時代,唯有我、從沒取辦幫派。

 

沒圖騰、沒引人注目的刺青、僅有,與某位愛人成對的對戒與項鍊。

,也泛人佩服、這看似普通平凡的人。

 

南優鉉曾經單打獨鬥,與殺手Gyu的手下打成平手、甚至在幹架時身後已被成群的小夥子給揍打、於是乎脊椎有嚴重受創的趨勢,連同額頭被某個傢伙殘忍的使其砸碎空酒瓶、讓臉龐無處被碎玻璃嵌進肉裡、使之溢出源源不絕的鮮紅、模糊了視網膜的焦點、任由那鮮豔血腥混著視界的顏色,南優鉉的世界、唯有淌著紅的晦暗、那所謂的殘暴人生。

 

也因而當時潛意識還依稀命令身體做出行動,不一會兒、我將所有傻愣一旁的夥子全解決完才滿意地托起沉重顫抖的身子走往牆壁倚靠着,並輕拍額頭臉頰殘留的玻璃

 

那時的南優鉉,身旁沒夥伴、孤身一人的單打獨鬥、亦也是第一次,全身感受到強烈的瀕臨死亡的窒息感,不在是瘋狂叫囂的疼痛、而是逐一麻痺的身心

 

死死也好,這樣就不復痛苦。

 

但也是當時,初遇殺手Gyu、他心愛的金聖圭。

 

「欸,聽不懂人話、真想我掰斷手指嗎?」無視男人臉上的震驚,我輕輕握起男子的食指威脅道

 

「對對不起阿阿趕快走」只見男人恐懼的不停顫慄、邊道歉邊跑走

 

嘖,沒用的廢物。

 

無奈的聳肩,我繼續行走於街道、喧鬧肆意,爭吵頻繁、何處能平息暴力,似乎都是痴人說夢,我不阻止,僅因、我無從改變這悲戚生活,生存在決裂無望的骯髒處境,你可想便知、一切的社會正義對於絕望空虛的人們絲毫不被感畏懼

 

道德正義、富有強制力的法律、大家從不懼怕。

 

我們,想死。

 

但南優鉉不願死在這些爭吵爭得面紅耳赤的人們、亦也不願死於宣揚強勢的幫派籮籮,唯有Gyu,僅有他能親手葬送我的生命

 

他是帶領我奔向天堂之門的金聖圭,也是親手將我推至地獄深淵的殺手Gyu,而我、逕自逃出黑色恐怖的晝夜,只為、佐伴他一同奔馳地獄,再一次的、相愛。

 

 

 

TBC

------------------------------------------------------------------

 

 文的靈感來自--BACK MV

 

 

 

這篇名為作死!!!不該開坑的不該打文的怎麼沒事都在腦補阿(抱頭)

 

額哈哈這篇呢也許會  【晚更】

 

 

 

文坑太多OMG~~~~~~~~~好啦就這樣XD 這篇我有空就打,反正我不覺得這種黑暗文大家會期待阿哈哈(奸詐笑容AvA

 

 

 

Hope to see your guys soon <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呆子一人 的頭像
呆子一人

呆子的發洩感情地

呆子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夜靈
  • 是鮭魚OAO(#
    姊姊我有說過我變南圭黨了嗎TUT(被踹
    沒關係姊姊寫的我都喜歡www
    黑暗文我才剛結束掉一篇啊超爛的結局xD
    會期待的姊姊懷挺<3
  • 不要懷疑這是鮭魚無誤~
    沒有耶 我不知道~(感到迷惑)
    謝謝w

    呆子一人 於 2014/08/17 17:33 回覆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