너를
七位男孩所編織的天堂,美的絢麗耀眼,在夢、現實裡,你們都是主角。

10455176_319821851515588_5410272689150615130_n  

 

Begin Again-<你說,我與過去過不去、很哀傷,但我只能放縱自己、待至最為痛苦亦也最為快樂的憶海裡,徘徊。>-

 

窗外的陽光正筆直折射光線在李成鍾熟睡的臉龐,溫暖的讓成鍾舒服的低吟,這種時後還是捨不得睜開雙眼迎些新的一天。

 

「嗯頭好暈」迷迷糊糊地瞇起眼望向窗外的陽光,溫暖的刺眼。

 

「李成鍾,起床。」耳朵被人輕輕舔拭,而且還用無比冷淡的命令語氣讓我著實有些不滿

 

「幹嘛對我這麼兇?」我故作生氣的鼓起臉頰,卻被南優鉉的賭氣聲給逗樂,似乎心情也逐漸被開心佔滿

 

「因為你喝酒誰叫你喝酒?」我將視線轉移至身旁不時輕咬我耳垂的南優鉉停駐,心想這哥真好,發自內心照顧人的溫暖,我著實感受到。

 

「想嘗嘗看優鉉哥喝的威士忌阿不過好嗆鼻喔……」我癟癟嘴不時抱怨道,其實只是想盡快把話題轉移至南優鉉身上

 

即便昨晚的每句話都能像南優鉉訴說,但此刻的李成鍾並沒把握能心如止水的平淡講訴、不是有意隱瞞,而是不忍脫口。

 

李成鍾,依舊想隱藏回憶、讓南優鉉的記憶只停留至出國前的美好,這樣稱得上自私嗎?

 

「你最近很累吧」抬頭平視南優鉉,我確幸我是存有自私,僅因南優鉉的善良、溫柔,這段能喻為故事的劇情,我想就此停滯於腦海。

 

突如的頭暈使我不自覺闔上眼、享受南優鉉的按摩與那帶有慌張意味的語氣,就這樣沉淪於南優鉉給的幸福,行嗎?

 

「吶乖乖別動醒酒湯可能有點苦,但配上QQ檸檬糖保證會消去些苦味的」我傻楞的望向優鉉走出房外不久後便捧著一碗湯與兩顆檸檬糖,才暗自心想疑惑、因困惑而微微張開的嘴便被南優鉉塞入一口口湯汁,我不禁微微皺眉忍耐嘴中的苦澀正不停歇地刺激著味覺,直至最後嚐到的檸檬糖才逐漸將口腔填滿屬於糖果的香甜

 

「好了,成鍾乖再睡些覺,等會我們再去醫院看成烈。」我望了優鉉幾秒便發愣地點頭,似乎醒酒湯的藥效起效,頭逐漸止暈、這樣的舒適讓成鍾再次沉沉睡去。

 

 

另方,待確認成鍾沉入夢鄉、優鉉並輕聲隨手拾起平放在地板的筆電,悄無聲息地走出房外、現在的南優鉉,正在工作。

 

「喂?大烈嗎請幫我sent份這次客戶要求的服飾樣式圖」我瞄眼這次客戶的個人資料與出外場合,而僅止匆匆一瞥、我頓時陷入無比茫然……

 

**

 

訂購人:Kim Myungsoo

 

 

 

優鉉哥,看到資料請連絡我!

 

**

 

 

「呀!這是怎麼回事……」不自覺的眼眶泛淚,到底這一切都算什麼

 

金聖圭、金明洙,還活著嗎?

 

怎麼能,把人耍著玩呢

 

「優鉉阿發生什麼事嗎?」電話嘟幾聲後便聽見浩沅疑惑的問道,我不自禁地將手機越握越緊、突然湧入心頭的哽咽使我無法完整敘述一句話、只能斷斷續續地講訴

 

「浩浩沅……可以帶東雨..來我家一趟嗎?」我想此刻除了冷靜、別無他法可是,有那麼一刻,著實感到慶幸、為兄弟慶幸

 

「發生什麼事?」似乎感受到我聲音傳遞的哽咽,這回連同浩沅也一同緊張着

 

……明洙與聖圭哥……還活著」早以顫抖的嘴唇不知何時發麻,我輕輕闔上眼任由淚水流落至臉龐,參雜不安亦或着欣喜都無妨、靜悄悄地滑落到心坎,流入發疼的心臟,為它滋潤膽怯

 

還是害怕,聖圭哥會佔有成鍾的心。

 

「呵我是輸不起的….男人阿」

 

是否,一切的真相會牽連至所有嶄新的結局?

那時的我們,可否一同邁向幸福、一齊走向和平的完結線?

 

 

 

real situation-<起初、源由、之後、後來,原來、明瞭後會發現,一步步踏過的心酸是發疼的證明。>-

 

不知何時,就在南優鉉茫然地望向窗外陽光流淚時,一陣鈴響便速速將南優鉉拉回現實,恍神幾秒後便起身走去玄關開門

 

…….優鉉他們….還活著嗎????.....嗚」望見眼前不停抽蓄流淚的東雨,我也微感心酸,忍不住地、我走上前擁抱東雨

 

「要不……現在去連絡看看明洙」瞄見身旁的浩沅,即便沒像東雨那般痛哭流涕,眼角卻也明顯滑落一抹淚珠

 

「好……」隨後,我顫抖著撥打客戶資料的聯絡電話、結果不到三秒便撥通電話,這使我不禁微微輕顫,好似被期待給占據所有思緒

 

「優鉉哥……我和聖圭哥還活著…….如果可以,能約出去談談嗎?

 

所有思緒被話筒裡的熟悉卡通音給啪的打斷,停留的唯有嗡嗡作響的回音訴說

 

他們沒死。

 

 

Fortunately-<這世界能否建設明為原諒的庇護所,那時的快樂是否會全數發散於七人心中?>-

 

和明洙確定約見面地點後,優鉉走向房間旁留下簡約的紙條,並請東雨待至家中照顧成鍾

 

「東雨我怕你見到明洙後情緒不穩所以,請你留下來陪伴成鍾這孩子沒安全感阿」我輕拍依舊流淚的東雨,請你幫我照顧他

 

「我不會跟他說的」待我轉身走向玄關穿鞋時,東雨濃濃的哭嗓卻直直傳入耳中,使我不安感似乎減少些

 

「等我回來親自告訴他吧……」我微微轉身朝東雨揚露出一抹醜醜的笑容,並繼續穿鞋的動作、最後,一齊與浩沅開車到達見面地點

 

「會怕嗎?」不知何時,我靜靜靠在椅背胡思亂想著、待浩沅低沉平靜的聲音響起才將陷入回憶的自己拉回現實

 

「怕當然怕但更多的是欣慰至少我們還能重聚……」道出話的同時自己微微露出笑容,這次是真的高興、發自內心的感激上帝並未帶離朋友遠去,再次相遇,本就得來不易、還有理由感到害怕嗎?

 

南優鉉,你不該如此自私、明白嗎?

 

「不管如何大家都是兄弟。」似乎在提醒我,浩沅專住地開車、卻略帶認真的說道。我笑了,是阿、即便結果如何,七人永遠是兄弟。

 

「知道了。」語末,我輕輕閉上眼、享受寧靜地休憩。

 

該是面對、曾讓人難過心酸的真相,或許脫口說完,它也不復重要。

 

 

-<我想,大家都該學習、勇敢。>-

 

到達目的地,赫然發現那是中學時七人放學時最喜愛的咖啡廳,記得當時的大家每每入店直接衝去櫃檯點餐,並總點杯咖啡搭配小蛋糕,這是唯一店裡有折扣的搭配套餐。

 

呵,再次望見眼前的咖啡廳、遙想有多年沒來回訪,應該說,大家何時再次聚集於這充滿回憶的咖廢聽,原來、時間悄悄流逝猶如昨天的記憶、現今不知停擺了幾年、這樣屬於青春的憶像。

 

「優優鉉哥浩沅哥……」不知傻愣在門口多久,似乎久到連同身旁浩沅的輕喚也沒注意,於似乎,直到耳邊傳來一抹熟悉的聲音、我亦才緩緩回神

 

「優鉉哥」待我終於將視線放落至身旁的人兒,立時、淚水簌簌滑落於眼眶,我情不自禁地將明洙擁入懷中

 

「還好你沒死還好你和圭哥沒死

 

「嗯謝謝哥的關心」背後被隱隱傳遞溫暖的手掌給輕拍著,我的心情也隨著那不偏不倚的陣陣輕拍緩緩冷靜起來

 

「哥我們進去坐坐吧你看,浩沅哥都幫我們點好餐呢」我隨著明洙指出的方向望見浩沅微笑地朝我倆揮手,示意我們趕快進店入座

 

我和明洙對視一笑,並一齊走入店。

 

「明洙阿可以告訴我們你們那天一同去看海的事情嗎?」輕嘗一口有些滾燙的咖啡,我出乎意料地平靜、將這疑惑至久的問題緩緩脫口

 

「事情是這樣的,當天是我和聖圭哥一同約定好要帶成鍾去看海的日子,而當我陪成鍾玩沙、堆沙堡的同時,聖圭哥獨自坐在微微濕潤的沙地,觀望每當浪潮退去便會拍打水至腳的海水、就在一個失神、戴在無名指的戒指突如被浪水捲入海底,而聖圭哥立時著急地起身彎腰想拾起戒指,卻沒想戒指被浪潮衝入更深更沉的海裡

 

「而當時成鍾因為玩沙而暫且沒注意眼前的聖圭哥此時走入海裡,好在那時的自己本只是隨意一瞥,卻望見聖圭哥越走越急促、那時海水已到聖圭哥腹部的位置,我想倘若不趕快拉住聖圭哥、恐怕會出大事……」說到此,明洙稍微停頓些、似乎正努力隱忍著那微微發顫的身子與眼眶泛淚的叫囂、似乎下一秒,又會重複浮現當時的恐懼

 

「所以我趕緊跑向海中想將聖圭哥拉回岸邊,但我忘記成鍾還在現場……不久後,成鍾哭喊的聲音直直刺痛我的耳……但當下我無法游回岸上泡住成鍾我只能趕緊由到聖圭哥身旁……我聽到的是……聖圭哥的哭聲

 

「他……他說那是成鍾送給他的第一份禮物……如果不見了怎麼辦

 

「他說他活得好累……累得無力去照顧成鍾……要我成全他的……離開

 

「可是在我望見聖圭哥絕望的神情……我聽見,成鍾最後的哭喊……就這樣突然安靜了

 

「所以……我將聖圭哥撈進懷中游回岸邊試圖想叫醒傷心過度而昏迷的成鍾……在聖圭哥將成鍾抱入懷裡時……他說

 

「讓這孩子認為我死了。」

 

 

 ________________

呆呆最近有些無聊XD想請各位來勾搭勾搭老人家XDDDD

嘻,希望你們喜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呆子一人 的頭像
呆子一人

呆子的發洩感情地

呆子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橙羽
  • 哎呀
    妹妹說妳是老人家
    那我該怎麼辦?QAQ
  • 姐姐米安餒TT
    因為朋友都說我是老人家,所以就不知不覺被影響XD進而隨著親辜說自己是老人家(洗腦真的太可怕)
    嗚嗚不會姐姐很年輕的只有我老老的TT((抱

    呆子一人 於 2014/07/08 11:14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