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68578_241347192724768_1838726589335820233_n  

 

 

Original-<沒關係、只要你在,我永遠陪伴你。>-

 

對於成烈的恐慌症、外加東雨提到的,照常理說、顯然在認識成烈時他便有恐慌等頃向,為何印象中的成烈,只是位陽光男孩阿。

 

到底,在笑得如此燦爛幸福之際、那抹笑容遮掩了多少心酸難過的心情?

 

李成烈,比大家想像的更為堅強、痛苦。

 

「可是…能笑出那麼暖心的男孩,究竟受到多少沖擊才落得現狀、肯定…很痛。」映入腦海的是同為朋友兼同學的李成烈,那看似玩世不恭的模樣可羨煞不少女孩的仰慕、當時認為成烈只在裝帥、不禁沒多注意,每當成烈沉靜下來、笑顏散去時,最哀傷的表情便能全數顯露出、只是當時沒人去注意,除去成鍾外。

 

最痛苦的當下、依舊沒顯露不適的李成烈,唯有成鍾明瞭他的狀況、為何當時的自己沒認真回憶、那幾次成烈在學校突如暈眩的場景、原來一切都是大意。

 

對不起了,李成烈。

 

「優鉉…你知道,成烈發病的當時…成鍾媽媽與爸爸都……在國外因交通事故雙雙離世…那時的我們、還約好要去看海…只能說一切都很意外吶….」浩沅試圖為自己的哀傷解愁,一口灌下燒酒並緩緩脫口、那至今還依舊只能潛藏於回憶的秘密,不過、南優鉉有權知道

 

當下我終究無法按耐住心酸的情緒,緊握在手心的燒酒也倏的一聲摔落地面,原來難過無法被襲來的酒精給催眠、逐漸變得迷茫,好似模糊雙眼的虛渺、讓我甚至疑惑,我流淚了嗎?

 

「我…我先…回家,明天會去看成烈的…」我摀住因酒液刺激而越發溫熱的臉頰,拿件方才脫下的外套、並起身離開

 

不是故意的,只是想脫離真相。那些太過赤裸裸的傷痛讓我不禁聯想起成鍾恬淡的微笑,你也痛過、你也笑過,原來、你也如此堅強,是否…內心早已受到創傷,只是、在黑暗中獨自舔拭傷口呢?

 

「對不起……我來晚了…」情不自禁,我抬頭仰望夜晚的明月,對它說道、對還獨自在家的成鍾講訴,對不起。

 

我對成鍾了解多少、其實也不過謹此,但你願意讓我守護你嗎?

成鍾阿,我不會放手的、包括你的一切、全部。

 

 

 

expectation -<不去思忆,回忆是否会止於现今?>- 


此外,待至家中的成鍾無聊的隨處走走,即便早已熟悉南優鉉家中擺設的任何寢室、依舊會重複觀望那經由南優鉉親手設計的房屋擺設,對於李成鍾,南優鉉是救贖。
 

 

從沒訴說的秘密似乎在他身旁會自動遺忘、又或許是自己希望能掩藏起、不讓秘密說溜嘴,畢竟,每說一遍、心又會抽蓄至發疼

 

最後乾脆走入廚房從冰箱遞出一瓶威士忌,每當難過姿意妄為的佔據腦海,喝些酒會舒服些、這樣,酒精會麻痺身心吶…

 

「嗚…酒好嗆鼻。」將威士忌闔開瓶蓋便馬上嘗口酒入嘴,沒想那酒有些嗆口、吞入後並感受舌間有些發麻,這樣的刺激讓成鍾感到新奇又害怕

 

老實說,成鍾討厭喝酒、即便成年了卻依然喜歡喝果汁、不是拒絕成長,而是那些名為成熟標誌的飲品讓他,微感厭惡。

 

不過,倘若能為他減輕傷心、一切好似都能合理化解釋。

 

「成烈哥…你在犯傻,為什麼要把愧疚扛攬在身…我早原諒了不是嘛…」成鍾依稀喝口酒並闔上雙眼,映入眼廉的、是成烈當下眼底的震驚與憤怒,但挾持於頸的、是把刀吶。

 

**

 

「嗚嗚…成烈哥……救我…」

「金聖圭…你…」

 

「你敢踏入房間一步,我不知道等會李成鍾的下場為何…」

「不要…傷害他…求你了,聖圭哥…」

 

「做不到。」

 

**

 

那晚,似乎過得異常難熬、身上沾染聖圭的氣息及濁白液體,不停的求饒、亦或着成烈的流淚哭喊,那場做愛並無停歇,當下的恨意與不甘、全被痛苦牽制,那時的李成鍾、身上沾滿的,明為恨。

 

 

 

Help Me-<倘若有人解救就好,只能這樣卑微的重複這早已無效的輕喃。>-

 

總是奢望能將痛苦洗滌,將陽光沁入心坎、輕除那饒人心痛的根源,明明可被遺忘的、卻因今早探望的成烈,回憶全復甦醒、將當初的不堪清楚地映入腦海,徒增疲倦。

 

「為了我你,不放過自己….」太傻了,傻得讓人心疼,傻得猶如下秒便陷入深不可觸的暗黑深淵、我該如果解救..亦或着、連同我一齊陪伴,這樣會快樂些嗎?

 

不再回想,輕撫額頭試圖為自己恢復清醒、眼神不自覺飄向眼前帶有氣泡的威士忌,我癡迷地注視那透明的顏色、不禁好想述說,曾經的李成鍾是透明清澈的個體。

 

曾經阿,為曾經乾杯、為李成鍾灌醉,為回憶敬酒,為一切催眠。

 

「哈哈南優鉉怎麼還沒回家我怕黑阿……」接續,李成鍾彷彿著魔般幾進瘋狂地不停大笑,笑得眼淚都滑落眼眶至落地、這樣的場景、心情,是否與李成烈相似呢?

 

但成鍾自知清楚,在成烈日夜痛苦地大哭同時、沒人能安慰他。

 

「成烈哥不要哭只要你還存於世上,李成鍾會陪伴你直至離去。」這或許能解釋、我依舊牽掛於成烈哥

 

即便畫面模糊、即使身心俱灰、倘若你還在,我都能選擇原諒。

 

聖圭哥….明洙哥過得安好要為我加油打氣阿!」不知何時手中的酒瓶滑落於地,立時濺開地面,沾染成更微透明地模樣、那與碎玻璃混合的地面,讓成鍾恍惚又驟然憶起當時抵在頸間的水果刀、那尖銳光滑的刀面,也猶如這片玻璃泛出的異樣光澤、使人恐懼的發抖。

 

「嗚嗚嗚嗚優鉉哥….救我….」成鍾越發害怕的捲縮於沙發,此時深怕有人會在身後偷襲他,因而只能一昧哭喊顫慄

 

「成鍾怎麼了嗎?」猶如偶像劇般,此刻南優鉉正好到達家門、並慌張的走向前問候成鍾的現況

 

「呵,天使回來了。」成鍾聽見那抹熟悉的聲音便逐漸停緩顫抖,將臉龐滑落的淚胡亂地擦拭、之後便轉身對南優鉉嶄露一抹幸福滿溢的恬靜笑容

 

「那你知道嗎你是我永遠的向日葵阿。」對成鍾回抹微笑,我想、這輩子都無法脫離成鍾的身影、他們的生命,逐漸交疊、融為一體。

南優鉉,為李成鍾活阿。

 

 

 

Beacause of you-<你有我、所以不要怕;我有你、所以不會逃,一同接受命運的安排罷!>-

 

晃晃頭,我將自己試圖思緒清醒些、接著便開始清除地面上尖銳細碎的玻璃及那濃烈嗆鼻的酒液、待一一擦拭清理後,我便將有些困意的成鍾環抱至房、讓他能舒適地休息

 

「哥陪成鍾喔」待將懷中人兒輕放至床、成鍾舒服的輕嘆一聲、便胡裡胡塗地說起夢話、那模樣煞其可愛,令優鉉怔怔地觀望好一會兒才回神

 

「這樣可愛的孩子老天爺怎會如此待他」輕嘆一聲,優鉉為成鍾蓋上棉被,小心地輕啄成鍾因喝酒而發紅的櫻嘴,便轉身走出房外

 

「如果說,世上有解不開的謎、那是否不該執著於此?追根究柢到頭依然徒留一身傷」起身走去廚房從冰箱遞出醒酒液,並放入溫水與其沖煮、最後將一晚熱騰騰的醒酒湯喝完,而南優鉉也存些湯放入保溫瓶、這樣成鍾隔日醒來便可搭配檸檬QQ糖將醒酒湯的味道轉變成香甜滋味

 

假如愛是盲目,那南優鉉只能聳聳肩、露出暖心的微笑對你說道

 

「因為愛,值得!」

 

這樣短暫的幸福、能將回憶裡的美好合攏,會編織出多歡愉的記憶?

 

我,曾想過呢。

 

 

 

I can’t forget it-<對於你、回憶是象徵懷念,青春、亦或着曾經?無論如何,能將它看淡、一切都以幸福為緣由。>-  

 

一整夜,優鉉即便喝不少酒、卻也無法任意睡去,或許是醒酒湯的藥效發作,優鉉此刻的意識著實清楚,是被記憶給喚回映像、還是藉由自己懷念過去,這夜、過得漫長。

 

優鉉、緩緩闔上眼、陷入腦海的回憶漩渦,回味當下的淡淡幸福。

 

**

 

那天,我們一同觀望那片汪洋大海、屬於男孩們的夜之海。

 

「欸,未來的我們會保持連絡嗎?」靜靜凝望海水激盪起一波浪潮、隨後響起啪啪聲,將它輕柔地回復成原初的模樣,我就重複看這片海洋激起的浪潮、思緒也逐漸被海水拉離陸地。其實、對於日後的發展,我早被安排出國、這樣的提問,是否太過哀傷?

 

當時彷彿眼淚滑落至沙、讓沙顯得濕潤、深沉

 

「在海洋的另一端,是連接天空的交接處,倘若我們未來長大了,也要一起觀望這片海,這是屬於我們七人的回憶,累了也要互相聯繫、相信這片海會傳遞給我們訊息,因為、我們是一體的。

 

聖圭哥是如此說道,這樣給予一種信念、一種思念。

 

「因為這樣,我到美國也要去看看海。」我闔上雙眼、並隨意躺落至身後一片沙中,牽起一抹微笑說道

 

「哥哥們,不能離開我。」我微微皺眉地望向身旁的成鍾,他雙腳盤膝的輕喃、彷若一抹無形的孤獨遮蓋住他的光采

 

「不會離開的,不會。」還未脫口並瞥見成烈走向成鍾,並溫柔地從身後擁抱成鍾。

 

「學會成長,必會分離、不懂嗎?」隨後又被聖圭的輕微斥責聲給不得轉身安撫

 

「圭哥說話太苛薄了,成鍾只是不捨分離才說的嘛,這樣會破壞氣氛喔!」我連忙起身小跑步地朝向聖圭哥來討個擁抱、每次即便金聖圭在氣憤也會被我的撒嬌平息怒意

 

「如果你們當他小孩子,那就繼續安慰他好了。」顯得金聖圭並沒被我的撒嬌打動,而是起身走向遠處的岩石推,只留背影給頓時沉默的我們

 

其實,徒留落寞的背影、是金聖圭選擇視而不見的方式,他不想轉身注視成鍾依偎在成烈懷抱的模樣,他討厭成鍾露出那抹笑容、只因為,他從不曾望見成鍾對他流露出那種笑顏,他忌妒李成烈、但令他更為厭惡的,是說話會傷害成鍾的自己。

 

金聖圭,最恨透自己、亦也最為痛苦。

 

他早該、將方才脫出的話語收回,為何要帶給自己及他人添增信心,為何言下之意總處處刺傷成鍾,他、怎麼不去死。

 

呵,因為明洙、因為朋友,因為這唯一的家人,金聖圭得堅強地活下,其餘的不捨,是傷害喜歡的人。

 

「圭哥,連成鍾也擔心你、回去坐坐好嗎?」我不明瞭聖圭哥眼神渙散裡的那抹絕望是從何而來,只是、讓人感到不安

 

「嗯,抱歉讓你們擔心。」而聖圭哥似乎聽見我話語裡透露出的擔心,便揚起一絲笑容、接續起身走回方才坐下的位置

 

一切都是如此沉靜、一切都好似一場夢,但除此之外、誰也無法端倪身旁的朋友,各個懷藏何種哀傷於身,只是,專住地觀望海、任憑海水牽起苦澀,悄然捲入更深沉的海水、將它包裹一層沙,我們的回憶、是如此平淡卻美好。

 

 

我們誰也沒錯,我們比誰都成熟懂事、僅因、我們只能學會堅強。

 

**

 

笑過、哭過、憤怒過、痛苦過,卻因與青春劃為等號,所以大家相互扶持、一同度過,那是否能暫且借助一些勇氣給現今的我們、成長後的大家、卻越發害怕,一切情緒失控、一切饒人感傷的事,還有、一段段朋友的痛苦最主要的,還是眼睜睜地瞻望在乎的人們、他們的辛酸。

 

「如果可以請讓我解救成鍾、讓我朋友心病能被溫暖治癒好」再次睜開眼,落地窗外的景色悄然轉為湛藍的顏色、為天空添染平靜地氣息,也是為稍後的黎明作為等待,等那清澈純白的日光照耀,那似乎是種心靈救贖。

 

嘴角不知何時微微上揚,我在等、成鍾醒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晚發,希望大家喜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呆子一人 的頭像
呆子一人

呆子的發洩感情地

呆子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